权健曾收购天津女足被告知2亿 已多年没资金来源

权健曾收购天津女足被告知2亿 已多年没资金来源
2017年12月25日 09:00 《足球》报
汇森女足解散 汇森女足解散

  记者鲁蜜报道 在天津这样一个直辖市,体育产业正红红火火蓬勃发展,今年有了两支中超球队,一支征战亚冠的球队,然而在这个冬天,天津女足却没能挺过津门凛冽的寒风。两天前,天津汇森女足官方宣布从此退出职业联赛,这支刚拿了全运会亚军,在中国女足职业化发展路上一直激流勇进的铿锵玫瑰,就此黯然凋谢。

  去年就已经有苗头

  12月22日上午,是天津汇森女足俱乐部结束假期集结的日子,其实在这个假期中,大家隐约感受到了一丝不安,因为以往早早发布的冬训计划,在这个冬天里却毫无动静。一切风平浪静的背后,却是暗流涌动,果不然,在城建大学足球场的会议室,姑娘们还没来得及分享假期里的见闻,汇森女足教练和领导就拿着一张印有俱乐部抬头的文件走进来,大声宣读着。

  这份文件就是后来汇森女足官方发表的那份声明。汇森女足高层在文件中强调,队伍不是解散,而是一种战略调整。最重要的一个调整,就是成年组不再继续参加职业联赛。主要原因,是达不到明年女超俱乐部准入制度、条件已经评估标准;其次,是年龄结果上,要完成2021年全运会存在困难。关于达不到女超准入标准,高层虽隐晦表示是随着女足市场化变化,运动员待遇成倍增长,“如今后发不起孩子们工资,岂不是更对不起这些可爱的孩子们?”但事实上,天津女足之所以在顷刻间轰然倒塌,就是因为没有了资金来源,而这样的状态已经持续了好几年。

  当时听到的时候队员没有哭,因为大家都已经有心里准备了,队员告诉记者:“哭都是半夜十二点多了。一直哭,好几个人,发微信(朋友圈)的时候也哭。”大家哭一方面是舍不得,另一方面是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该怎么办。

  为什么说这个消息其实也并不突然,因为在去年联赛间歇期间,到备战全运会之前,就已经有一些苗头。但为了稳定备战全运会的军心,所以没有在那时候做决定。队员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:“我们队这些年一直挺节俭的,最起码在我认为在我们身上投入的只能说这两年才多起来,也是因为有市场竞争的关系。前几年的话我们队工资和奖金一直在国内属于中等。”虽然球队比能不富裕,但依然在各项赛事中取得了不俗的成绩,6个冠军,14个亚军,获得过两次全运会冠军,就在刚刚刚结束的十三届全运会中,以汇森女足为班底的天津女足还获得了亚军。这样的成绩,搁在哪支球队身上几乎都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。

  高层:确实已经到极限

  1999年,天津市女子足球俱乐部以民营企业的姿态出现在大众视野,主要资金来源是汇森,这次面对这样一个结局,深层次的原因就是因为没有钱。据知情人介绍,此前俱乐部能够维持运营,一年大几百万就可以了,“那时候一年就花个三百多万,哪里像现在,一年三四千万的投入,所以这一次全运会结束之后,大家就知道走到尽头了。”虽然天津女足有过最辉煌的时候,但这么多年在外界看来,并没有打造得那么好,“那几年还买人做青训,现在都没有了,青训系统天津女足在最近几年也日渐衰败,全运会U18也只得了第七名。”

  除了汇森这个主要资金来源以外,九方经济联合体也是天津女足这么多年的赞助商,2003年,九方联合体出资270万赞助天津女足,这个数字在当年已经被称作了“巨款”,接下来的三年,该组织每年都有投入,分别是2004年230万、2005年230万,2006年250万,这些数字,在当年的确是可以维持一个俱乐部一年的投入,而随着市场化的推进,如今球队高层要面临一年三四千万的支出,确实让俱乐部方面也有些力不从心。没有投资,勉强运行着就是为了踢全运会。天津女足只有今年备战全运会出过一次国,去了日本,行程安排还特别差,一天食宿标准也就八十到一百。根据走访调查,记者也发现,天津女足的薪资也是同行中比较低的,以前队员薪资按月结算,每个月三四千不等,后来因为上一届全运会关于工资问题有过一次罢训,工资才涨到七八千,而“年薪”这个概念,在而是近两年才开始用上的。

  昨天,记者也联系上了天津汇森女足俱乐部老总王家春,他告诉记者:“原因很简单,公告里说的很清楚,以前大几百万就可以支撑女足,现在这么多钱,再搞,我岁数也大了。”问及什么时候开始有这个想法时,王家春表示:“多年前就有这个想法了,很简单,没这个经济实力了。发不了孩子工资,不是给孩子、给中国足协找麻烦吗,现在多的问题没法回答你,因为我已经坚持到全运会结束了。和长春合作,是考虑到长春明年是要加大投入的,他们也要以夺冠为目标的。”

  想有人接未来不知咋办

  就在前不久足协在武汉召开会议,也对中国女足未来的发展计划进行了进一步说明,足协提出的“男足带动女足”、“男足反哺女足”的发展战略,其实已经在如今得到了体现,像天津权健、江苏苏宁、华夏幸福等球队都同时拥有了男足女足俱乐部并举的模式。但是在天津这样一个经济贸易如此发达的直辖市,却从此再无天津女足。

  在早有耳闻俱乐部不想干下去时,队员其实并不相信,“因为我们觉的我们成绩这么好,即使不干了,应该也会有别的老板,又或者体育局也应该会管我们吧。”一名队员告诉记者。

  其实,天津权健老板束昱辉曾想收购过天津汇森女足,但最后因为各方面原因,双方并没有达成一致,后来束昱辉转而投向了大连女足。有队员说:“当时特别希望权健能够赞助我们。因为对我们来说大家代表的都是天津,而且要是能和权健合作肯定都能获利。我们女足的待遇上去了,成绩肯定也会上去,之前我们还排在前几名,要是有赞助目标应该就是争冠了。”据了解,权健当时收购天津松江男足时,花费5000万左右,而想要收购天津女足的时候,收到了2个亿的报价,因此,这笔交易最终没能达成。

  22日那天晚上,对于天津女足的队员来说,可能是一生中最漫长的一个夜晚,因为她们不仅要离开效力了多年的球队,同时面对自己的未来,也是一片茫然。

  在天津女足俱乐部公告文件中提到了与长春女足达成战略合作协议,除共同组建十四届全运会代表队外,据了解,天津汇森女足有可能将8名队员转会到长春女足,如王珊珊、韩鹏一样的国字号球员,正值当打之年,下家并不愁,而真正尴尬的则是那些十几岁的小将以及三十多岁的老将。据了解,现在长春女足有优先选择队员的权力,但其实队员跟天津俱乐部的合同也是在月底就到期了,所以队员也还是有选择权的。不过,目前,足协允许各女超俱乐部每年按照“3+3”的额度引进新援,其中冬季转会窗口开启之际,各队至多能引进3人。所以,更多的人去了长春女足,就不一定能打上比赛。

  对于队员来说,关于下一步的考虑是需要综合多方面原因,女足远远没有男足这么具有条件优势。有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:“现在是这样的情况,说是跟长春有合作,如果队员不去的话就不管(退役后)分配工作。要是不去的话不知道工作的事还能不能解决,去的话不知道回来之后给不给解决。所以这个决定并没有给队员明确的答复。”多方面考虑并不是杞人忧天,因为从女足踢球到退役,受到外界的关注本就不比男足多,生存条件也远不及男足,甚至一些个人问题也一直困扰着她们。有队员告诉记者:“现在随着年龄增长,如果挣不到钱,受了一身伤病,最后还没有工作分配,以后的生计都可能成问题。你说年纪又大了,又一个个晒得特别黑,找对象都不好找,现在家里就比较着急以后成家的问题。”

  截止昨天为止,天津汇森女足俱乐部中大部分队员已经离开球队回家等消息,球队宿舍已经人去楼空,目前包括重庆等地的多家俱乐部也向部分球员抛出了橄榄枝,表示愿意接收这部分女足球员。当然,记者也了解到一些年过30的老将,很有可能就此选择退役。

  而随着天津汇森女足的退赛,2018女超和女甲的参赛队伍都将发生变化。尽管天津女足俱乐部发表了退出声明,但中国足协目前还未对此事进行表态。接下来,中国足协会如何启动退出机制还不得而知。

  当时就是开会宣布要退出了,然后说有8个队员要被卖到长春,说是跟长春有合作,这8个人长春可以给你新合同,要是没有被长春选中的人,他们可能是给找重庆队还是什么队的,然后老一点的队员就等着分配。当时开会前的一个月,其实也听到一点风声,但是也不确定。可能就是说俱乐部老总不干了,我以为会有新的老板来,结果没想到是这个结局。关于未来的去向,我和王珊珊都正在考虑,其实在这个队那么多年,你现在想融入别的队是很难的,去一个新的队伍,适应新的打法,新的教练,新的队友,都是很难去适应的。所以在选择上一定要很慎重。

  接到消息以后,我们队一个教练就发朋友圈了,说他经历过天津女足上一次的解散。天津女足为什么总要经历这些动荡?我想不明白。其实这个事情对天津足球未来的发展是一个挺大的问题,我觉得挺悲哀的。今年我们的成绩,全运会是第二名,那么好的成绩,也没有赞助商来,对于现在正发展的足球来讲,你让很多踢球的人看不到希望,尤其是踢球的女孩子来讲。以后就希望天津女足还能重建,但是重建容易,再想取得优异的成绩那就恐怕需要一段时间了。

  像河南、河北、山东那些队应该都是资金上比较差一些的,像北京、江苏、权健等队都是有对应的男足职业队,这些队就有大量资金投入,去提高工资待遇。像长春这种,有私企老板赞助,也不缺钱。天津队比较尴尬,这么大一个城市,没有女足成年队,我真的想不通。

新浪体育公众号
新浪体育公众号

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体育资讯、趣闻和视频,更多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(sinasports)

推荐阅读

阅读排行榜

体育视频

精彩图集

秒拍精选

新浪扶翼